心情很矛盾,所以晚上到家後就開始不開心了。

二十四學分,乍聽之下好少,但一搭配滿滿的實習、工讀時間,突然覺得很沮喪,沮喪說一天怎麼會沒有四十八小時,人為什麼會沒有滿滿的精力,以及為什麼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的這種事情真的會發生...。硬著頭皮把口述歷史退掉已經違反了我的原則,也觸及到我的最低底線;方才聽完歐洲文化創意,驚覺原來自己對文化創意是一點感覺也沒有的同時,我終於理解到自己不是何方神聖,我也是只能在固有的領域裡發揮專長,出了自己所設的圈圈,就什麼都不是了。

二十四學分,期中考只剩下法語一科,期末考也降到有史以來的最低,然而報告無論是份數、質量要求都高得嚇人。正因如此,我美好的六月初北疆之旅計畫就如同泡沫在空氣中久而久之化作碎片一樣,夢碎人醒,理想也終究凋零落入泥土並沾滿塵埃。這一個禮拜試聽下來,就像經歷了多重三溫暖的洗禮,也像是從穩定清潔的機艙踏進烏煙瘴氣的北京、從清新涼爽的溪頭一頭栽入空氣混濁的台北核心一般。不停地從中尋求為自己解套的方法,嘗試用各種可能讓自己缺課機率降到最低、讓自己能學到我所想學習的那些知識或實務;理想很難去與現實抗衡,就像是近期天空不作美一般,有些事情你就是沒有辦法控制,有時候你就只能按著命運走。我一直認為選課可以依著自己的意願,但若每堂課都依照到自己的意願,卻因為一些事情不得不打亂如意算盤之時,那種沮喪感就像是去撞牆壁一般讓人既惱怒又失落。

都修到這個地步,我不可能放棄法語學程,因此得認命地把跟自己無緣的文創課程修習完畢。我一直不願放棄我最初的夢想,在承諾要當老師之前,是旅遊業、是導遊與領隊給了我生活中的目標,因此即使我走到了這裡,主要是為了教程而延畢,決定要去實習,我都無法放下我自己身為旅遊魂的意識。修習文藝復興、觀光地理、古蹟導覽與文化旅遊,都是為了自己的心之所向;修習性別教育與多元文化教育,乍看之下對教育實務面甚有幫助,但說到底還是自己對於文化的一股堅持;親職教育也相當於探討了解身居親職者的看法與思維,這又何嘗不是了解另一個文化族群的概念?而文化創意的多元性與不同面向,也是相同的道理啊。所以講到底,我依然故我,卻陷入將自己投入無底深淵的過程。

自己選擇,自己負責。我對自己的承諾,已經退卻到若真的應付不來再選擇期中退選,但到底有沒有這個能耐,我自己也無法告訴自己。無法砥礪自己,但我希望命運之神這次能站在我的身邊。不敢觸碰沉睡四年的塔羅牌,因為此階段的我,無法正視我即將步上的道路,我的命運。

  禮拜一 禮拜二 禮拜三 禮拜四 禮拜五
8:00~8:50 性別教育       教學發展
中心工讀
9:00~9:50      
10:10~11:00 多元文化
教育
親職教育

 

古蹟導覽與
文化旅遊
11:10~12:00  
12:10~13:00   歷史地理    
13:10~14:00   教學發展
中心工讀
   
14:10~15:00   文藝復興史 地理教學
實習
 
15:10~16:00 地理教材
教法研究
 
16:10~17:00 觀光地理  
17:10~18:00    
18:30~19:20 進階法語   歐洲
文化創意
 
19:25~20:15    
20:25~21:1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甫 的頭像

隨著思緒載浮載沉。

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定煌
  • 說真的我也遇過這種問題,但我現在已經選擇適度放過自己。真的很多課很想說,但也只能選擇幾堂修囉XD
  • 一直舉棋不定好像也不是辦法,所以只能鼓起勇氣邁步出去。
    用自己的力量,為自己再下一樁,寧可感嘆也不願留下遺憾。
    我的哲學是鞭策自己,雖然經過上學期的教訓,卻還是想再給自己一個機會。我這個人大概有被虐傾向吧ˊˋ?

    於 2013/02/21 23: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