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臺灣對於罕病的關注與意識漸趨顯著,而電影身為重要的文化傳播媒介,自然也不忘傳遞此等重要的社會及文化訊息。記得幾個月前,【我想念我自己】在長春初上映的沒幾天,甫就一意孤行地前往欣賞;由於對帕金森氏症有較多了解,加上身旁親人也有罹患這種症狀,因此並不覺得陌生或畏懼,反而覺得「啊,c'est la vie...」,畢竟生命無常,語言學讀到博士算是功成名就了,卻無法逃離命運織成的網,只能被迫開啟開始遺忘的生命。最難過的,不外乎連自己選擇結束生命的方法都完成不了;生命在某些時候真的不是能掌握在自己手中。

【生命騎士】就不是這種可以預料到、充滿感嘆的情節,取而代之的是精彩、嘗試與受傷害,但心態一轉,什麼都沒關係了。

生命騎士  

Tour de Force,可以翻作「壯遊」(雖然我不清楚為何這部德國電影取法語名,而且最後抵達的奧斯滕德也是講荷語/當地人稱Flemish)。取作「壯遊」,甫總覺有些奇怪,而中譯名則有了用生命來完成這趟旅程的意境,較獲甫所親賴。但無論如何,這都是一部讓人垂淚的好電影。

大抵而言,故事敘述主角因罕病惡化仍決議與真心相挺的朋友們一起踏上前往比利時的單車之旅;出發後沒多久一群人發現且瞭解了旅程的終點與意義,卻還是選擇與主角及其女友一起並肩走下去。原本半是憂慮半是害怕的心理逐漸地冰釋,待心結解開後再一起踏上旅程。

旅行的目的一直都不只是要前往另一地如此單純,而是在最後返回自己所愛的人的身旁;即便型式不同,生命終究會逝去,但美總會留下,或者至少會留在心中、持續好一段時間。主角得的漸凍症也是一項頗為痛苦的病症;帕金森氏是慢慢地剝奪語言與記憶,漸凍則是逐漸地被奪去肌肉運作的能力,這對患者、陪伴者而言都是一個恐怖的折磨。然而,帥氣的主角開始試著適度釋放自己的情緒,朋友們開始學習釋然及突破,女友逐漸拾起繼續下去的勇氣... 大家都在成長;雖然並沒有遺忘將有一個生命即將在眾人眼前消逝,眾人卻選擇攜手共度這最後開心、瘋狂的日子。回到方才所述,美會留下,因此當一年後重回Ostend的海岸邊,大夥拾起的,真是微笑。這應該是主角留給大家最棒的一份禮物了吧?

生命騎士  

別提主角是【文生去看海】的妥瑞男孩,光頭好友是【沒有耳朵的兔子】裏頭串場的搞笑整形失敗藝人了。兩部都是我相當喜歡的德語片,只能歸納出當代德語片真的有法奪走我半顆心(另外半顆留給義大利片)。

總而言之,這深刻的感動應會持續好一陣子在心裏吧,我是如此地臆測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甫 的頭像

隨著思緒載浮載沉。

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